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

法释〔2017〕20号

《侵权责任法》实行以后,对于医疗损害责任类型的案件举证责任、赔偿范围等问题重新进行了梳理与规定,并废除了2002年关于医疗案件两元化的司法解释,长沙市中院的指导意见中部分内容已经严重的和上位法的精神相冲突,修改还是省高院统一出相应意见,还是未知数,感叹一句,湖南的司法水平相比国内其他省份落后已经很远啦。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7年3月27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3次会议通过,自2017年12月14日起施行)

为正确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统一裁判尺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以及其他相关法律、司法解释,结合我市审判实际,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特制定本指导意见。

(制定目的和依据)为正确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依法维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结合民事审判实际,就有关适用法律问题作如下解释:

  为正确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推动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促进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解释。

一、一般规定

一、一般规定

  第一条患者以在诊疗活动中受到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为由请求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适用本解释。

第一条 本意见所称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是指患者认为在医疗活动中因医疗侵权行为受到损害,要求医疗机构赔偿损失而引起的民事纠纷。

第一条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患者一方及医疗产品的概念)

  患者以在美容医疗机构或者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实施的医疗美容活动中受到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为由提起的侵权纠纷案件,适用本解释。

第二条 患者与美容医疗机构及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之间发生的医疗美容损害赔偿纠纷,适用本意见处理。因在非医疗机构进行美容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按一般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处理。

本解释所称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是指患者一方要求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承担医疗损害责任而引起的民事侵权纠纷。

  当事人提起的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件,不适用本解释。

第三条 本意见所称患者,是指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法定继承人。

患者一方是指在诊疗活动中人身、财产权益遭受损害的患者,或者患者死亡的,是指依法由患者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患者的近亲属。

  第二条患者因同一伤病在多个医疗机构接受诊疗受到损害,起诉部分或者全部就诊的医疗机构的,应予受理。

第四条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民事案件,患者一方起诉的,区别以下情形确定被告:

医疗产品是指药品、消毒药剂、医疗器械。

  患者起诉部分就诊的医疗机构后,当事人依法申请追加其他就诊的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应予准许。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依法追加相关当事人参加诉讼。

(一)医疗单位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法人资格的,该医疗单位为被告;

第二条 (案由确定及患者一方未明确请求权的处理)患者一方主张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承担侵权责任的,案由应确定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患者一方主张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承担违约责任的,案由应确定为“医疗服务合同纠纷”。

  第三条患者因缺陷医疗产品受到损害,起诉部分或者全部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和医疗机构的,应予受理。

(二)企、事业单位、国家机关设立的为内部职工服务的门诊部、诊所、卫生所(室),虽领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但不具备法人资格的,以设立单位为被告;

患者一方未明确主张侵权责任之诉或者违约责任之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向其释明并要求予以明确。释明后患者一方仍未明确选择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

  患者仅起诉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医疗机构中部分主体,当事人依法申请追加其他主体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应予准许。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依法追加相关当事人参加诉讼。

(三)依法设立的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个体、私营诊所,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者医生执业资格证上载明的单位或者自然人为被告;

二、当事人

  患者因输入不合格的血液受到损害提起侵权诉讼的,参照适用前两款规定。

(四)农村村民委员会将集体性质的村卫生所(室)发包给有医生执业资格证的个人的,以村集体和个人为共同被告;

第三条 (诊疗责任纠纷案件的当事人)患者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就诊,以各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第四条患者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主张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应当提交到该医疗机构就诊、受到损害的证据。

(五)使用他人执业许可证或者执业资格证的,以出借人和使用人为共同被告。

患者一方仅起诉部分医疗机构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被诉医疗机构的申请追加其他医疗机构为案件的当事人。必要时,人民法院也可以依职权追加当事人。

  患者无法提交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诊疗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据,依法提出医疗损害鉴定申请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二、案由

第四条 (医疗产品责任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因医疗产品的缺陷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一方同时起诉医疗产品生产者和医疗机构要求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医疗机构主张不承担责任的,应当就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等抗辩事由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第五条 审理医疗纠纷案件应当按照《民事案件案由规定》选择适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或“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两个案由。其中原《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试行)》规定的“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和审判实践中实际适用的“医疗过错损害赔偿纠纷”等两个案由,虽己统一合并为一个“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由,但审判实践中仍然存在因医疗事故引起的损害赔偿请求和因医疗过错引起的损害赔偿请求两种情形。医疗事故损害赔偿请求,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引起的损害赔偿请求。

患者一方只起诉医疗产品生产者或者医疗机构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被告的申请,追加医疗机构或者医疗产品生产者为案件的当事人。必要时,人民法院也可以依职权追加当事人。

  第五条患者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主张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应当按照前条第一款规定提交证据。

医疗过错损害赔偿请求,是指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医疗损害赔偿请求,一般包括:

第五条(输血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因输入不合格的血液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一方同时起诉血液提供机构和医疗机构要求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说明义务并取得患者或者患者近亲属书面同意,但属于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情形的除外。医疗机构提交患者或者患者近亲属书面同意证据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医疗机构尽到说明义务,但患者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的除外。

(一)双方不申请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患者一方只起诉血液提供机构或者医疗机构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被告的申请追加医疗机构或者血液提供机构为案件的当事人.必要时,人民法院也可以依职权追加当事人。

  第六条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病历资料包括医疗机构保管的门诊病历、住院志、体温单、医嘱单、检验报告、医学影像检查资料、特殊检查(治疗)同意书、手术同意书、手术及麻醉记录、病理资料、护理记录、医疗费用、出院记录以及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规定的其他病历资料。

(二)虽不构成医疗事故,但确因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包括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虽不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但存在轻微过失给患者造成损害的和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但损害后果未达到明显程度等两种情形;

三、举证责任

  患者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医疗机构提交由其保管的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等,医疗机构未在人民法院指定期限内提交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第二项规定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但是因不可抗力等客观原因无法提交的除外。

(三)因医疗机构拒绝诊治病人所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

第六条 (患者一方的举证责任)患者一方起诉请求医疗机构承担侵权责任的,应当提交患者与医疗机构之间存在医疗关系、患者就医后发生的损害后果的证据。缴费单、挂号单等诊疗凭证及诊断证明、出院证明及其他病历资料可以作为证明存在医疗关系的证据。

  第七条患者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九条规定请求赔偿的,应当提交使用医疗产品或者输入血液、受到损害的证据。

(四)医疗机构中的美容和医用产品存在质量缺陷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

患者一方主张医疗机构承担诊疗过失责任的,应当提交医疗机构有过锚、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但属于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患者无法提交使用医疗产品或者输入血液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证据,依法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五)具有执业资格的医务工作者在核准地点、核准范围外从事诊疗、护理工作致人损害引起的纠纷;

没有前款规定的证据的,患者一方可以申请医疗损害鉴定。

  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主张不承担责任的,应当对医疗产品不存在缺陷或者血液合格等抗辩事由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六)因其他不涉及医疗事故争议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第七条 (医疗机构的举证责任)医疗机构负有对诊疗过程进行解释说明的义务。医疗机构主张尽到了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说明义务及取得相应书面同意的义务,以及具有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规定的免责事由等,应当提交证据进行证明。

  第八条当事人依法申请对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第六条 发生医疗纠纷时,患者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22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选择按照合同法或侵权法以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或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提起诉讼。

第八条 (认定医疗机构有过错)医疗机构存在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医疗机构有过错。

  当事人未申请鉴定,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依职权委托鉴定。

患者选择按照侵权法提起诉讼的,可以医疗事故损害赔偿为由起诉,也可以医疗过错损害赔偿为由起诉,但应当统一适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这一规范案由。患者起诉时没有明确是医疗事故损害赔偿请求还是医疗过错损害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在立案时或审理中应当行使释明权,要求其予以明确。患者拒不明确的,可以根据有证据证明的损害程度,先按医疗事故损害赔偿处理。

第九条 (医务人员执业资格的举证责任)患者一方在诉讼中对实施诊疗行为的个别医务人员的执业资格有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要求医疗机构提供该医务人员的执业资格证书。

  第九条当事人申请医疗损害鉴定的,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鉴定人。

第七条 患者起诉要求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经鉴定不构成医疗事故的,但有其他证据证明医疗机构确实存在过失造成其损害的,可以在案件一审辩论终结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变更诉因为医疗过错损害赔偿。

第十条 (医疗产品责任与输血纠纷案件中的举证责任)因医疗产品的缺陷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一方应当对损害后果承担举证责任。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生产者认为医疗产品不存在缺陷或者医疗产品的缺陷与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

  当事人就鉴定人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人民法院提出确定鉴定人的方法,当事人同意的,按照该方法确定;当事人不同意的,由人民法院指定。

第八条 患者以医疗过错损害赔偿为由起诉的,应准许医疗机构以双方争议属于医疗事故损害赔偿为由提出抗辩。

因输入不合格的血液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一方应当对损害后果承担举证责任。医疗机构、血液提供机构认为输入的血液合格或者输血与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

  鉴定人应当从具备相应鉴定能力、符合鉴定要求的专家中确定。

第九条 患者因发生医疗损害而起诉要求损害赔偿的,以其就诊的医疗机构为被告。患者认为损害是由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造成的,可以两个以上的医疗机构为共同被告。

第十一条 (与病历相关的举证责任和诉讼后果)当事人应当提交由其保管的涉案病历资料等证据材料,包括客观性病历资料和主观性病历资料;拒不提供的,应当承担相应不利的诉讼后果。

  第十条委托医疗损害鉴定的,当事人应当按照要求提交真实、完整、充分的鉴定材料。提交的鉴定材料不符合要求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当事人更换或者补充相应材料。

第十条 患者就同一医疗行为、相同的赔偿项目,以医疗服务合同违约赔偿纠纷或者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中的一种诉因起诉并经人民法院处理后,再以另一种诉因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患者就同一医疗行为发生新的损失,人民法院生效裁判对此未作处理的,当事人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另行起诉。

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同意、不配合共同封存或者启封病历资料、现场实物等证据材料的,应当承担相应不利的诉讼后果。

  在委托鉴定前,人民法院应当组织当事人对鉴定材料进行质证。

第十一条 医疗机构向患者提供的诊断、护理、手术、治疗等医疗服务,不属于一般商业服务,由此产生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医疗机构在医疗服务之外单纯提供商品(如出售药品、医疗器械、日用品)和具有医疗辅助性质的商业服务(如提供餐饮、住宿)产生的纠纷,可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

当事人遗失、涂改、抢夺病历资料,或者以其他不正当手段改变病历资料的内容,导致诊疗行为有无过错或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问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无法认定的,应当承担相应不利的诉讼后果。

  第十一条委托鉴定书,应当有明确的鉴定事项和鉴定要求。鉴定人应当按照委托鉴定的事项和要求进行鉴定。

第十二条 医疗机构起诉要求患者出院、终止医疗服务合同或者要求患者偿还拖欠的医疗费的,按照合同纠纷立案受理。在已经审理的医疗赔偿纠纷案件中,如医疗机构将上述请求作为反诉提起的,应当告知医疗机构另案起诉。

第十二条 (拒绝、拖延进行尸检的诉讼后果)患者就医后死亡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争议,医疗机构未及时要求进行尸检,致使诊疗行为有无过错或者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问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无法认定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相应不利的诉讼后果。

  下列专门性问题可以作为申请医疗损害鉴定的事项:

第十三条 从事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的机构在计划生育服务中造成公民人身损害,构成医疗事故的,按照因医疗事故引起的赔偿立案受理;不构成医疗事故的,按照以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立案受理。

医疗机构要求进行尸检,并告知患者一方不进行尸检的风险,患者一方无正当理由拒绝、拖延进行尸检,致使诊疗行为有无过错或者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无法认定的,患者一方应当承担相应不利的诉讼后果。

  (一)实施诊疗行为有无过错;

三、举证责任

四、医疗损害鉴定

  (二)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原因力大小;

第十四条 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患者应当首先证明其与医疗机构之间存在医疗关系并发生医疗损害。交费单、挂号单等诊疗凭证及病历、出院证明等证据可以用于证明医疗关系存在。患者提供不出上述证据,但有其他证据确能证明医疗行为存在的,可以认定存在医疗关系。患者隐匿真实姓名与医疗机构发生的诊疗护理关系,不影响其在医疗纠纷发生后的诉讼地位和有关病历资料的真实性,但应由其就隐名事实负举证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