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肥沃的土地长满杂草而不是粮食;
  
  当原本畅通的黄金水道被大量水葫芦堵塞;
  
  当原本郁郁葱葱的竹林开花后成片枯萎;
  
  当巴西龟从宠物变为“杀手”
  
  百度一下“外来入侵物种”,有相关网页147000篇,其定义也较复杂,简单概括即指被引入或散布到其原有生活区域之外并威胁到生物多样性的物种。
  
  外来物种入侵,已在我们身边。
  
  今年5·22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的主题正是“保护生物多样性,防止外来入侵物种”。
  
  “在我国已产生严重危害的外来入侵物种至少已达283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入侵物种中,我国就有50种。”国家环境保护部自然生态保护司一位人士对记者说,虽然经过多年治理,但外来入侵物种仍每年给我国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有效防范外来物种入侵刻不容缓。
  
  据悉,国际社会已把外来物种入侵和栖息地丧失、传统化学污染及气候变化共同列为当今全球四大环境问题。
  
  正遭受:超283种外来生物入侵
  
  相信人们对宜昌黄柏河的“水葫芦”、广东的福寿螺、西双版纳的飞机草、新疆博斯腾湖的河鲈、东北的三裂叶豚草等环境事件并不陌生。在我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乎随处可见这些外来生物“入侵者”制造的“麻烦”。
  
  “我国是遭受外来物种入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2001年-2003年,原国家环保总局组织开展了全国外来入侵物种调查。调查发现,全国共有283种外来入侵物种,每年对经济和环境造成的损失约1200亿元,而现在损失已高达2000亿元。令人担忧的是,在这些外来入侵物种中,46.3%已入侵自然保护区。”国家环境保护部自然生态保护司生物安全管理处王捷处长忧心忡忡地对《中国经济周刊》说。
  
  环保专家认为,近年来,我国外来生物入侵现象日益增多,由此造成的生物安全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难治理:新办法不敌外来物种
  
  据悉,多年来,外来入侵物种己经造成我国当地物种的减少甚至灭绝,导致生态系统功能的弱化甚至丧失,同时给农、林业生产带来了严重经济损失。
  
  “原国家环保总局2003年的调查结果就显示,外来入侵物种当年给中国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198.76亿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6%,其中对国民经济有关行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共计198.59亿元,而对我国生态系统、物种及遗传资源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则高达1000.17亿元。”国家环境保护部王捷处长对记者表示,有效防范外来物种入侵已达到刻不容缓的地步。
  
  王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今在我国,每年外来入侵物种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约2000亿元。这些外来入侵物种在新的生态环境中适应、定居、自行繁衍和扩散,明显地与当地物种竞争资源和生存空间,直接破坏当地生态系统,降低本土生物多样性,造成当地物种的消失和灭绝,损害农、林、牧、渔业生产,危害人类健康和食品安全。
  
  “最令人头疼的是,大部分外来物种成功入侵后大爆发,生长难以控制,造成严重的生物污染,有些甚至对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王捷说。
  
  原产南美洲的凤眼莲(又称水葫芦),1901年从日本引入台湾作花卉,20世纪50代作为猪饲料推广后大量逸生。近年来,关于水葫芦影响环境及生态的“罪行”不时见诸报端:堵塞河道,影响航运、排灌和水产品养殖;破坏水生生态系统,威胁本地生物多样性;吸附重金属等有毒物质,死亡后沉入水底,构成对水质的二次污染;覆盖水面,影响生活用水;滋生蚊蝇。
  
  据悉,广东、云南、江苏、浙江、福建、上海等省市每年都要人工打捞水葫芦,仅浙江温州市和福建莆田市每年用于人工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分别为1000万元和500万元。
  
  而据世界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UCN)的报告,外来入侵物种给全球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超过4000亿美元。
  
  “作为饲料引进的传统水葫芦一旦形成气候,其抑制破坏其他水生系统生存的能力就可以从水体到水表,从夺氧到夺光,再到克它抑制及毒性抑杀等多方面多层次充分地体现出来。当其大面积地形成时,不仅使水体内正常生物系统所需的氧被耗、光被遮,连自然的水表气氧交换也被封住。它的扩张相比爆发在滇池及太湖的蓝藻水华还要严重。”云南省生态农业研究所杨红军所长对记者表示,我国对一些大面积逸生的外来物种的治理取得收效不大,正像治理蓝藻事件一样,过去的物理,化学、生物、机械治理方法大都已败下阵来。“即使新的任何方法,只要不能强有力地标本兼治,最终也要败下阵来。”
  
  “我国每年因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就多达5亿元至10亿元,由于水葫芦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也接近100亿元。”杨红军所长向记者透露说,生物治理成败,首要就在于能否最快地建立一个新的、多生命群落互助互补和谐的生物链,“我们正根据物种进化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加紧培育能强势抑制目的物种大面积逸生的方法,目前已取得关键技术突破。”

外来生物的入侵,在严重干扰生态系统的同时,还给我国带来了年均超过570亿元的经济损失。农业部7月29日发布消息称,我国入侵物种达到529种。其中大面积发生、危害严重的达100多种,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以及农牧业生产等构成了巨大威胁。

…..近日,贵州师范大学生物技术学院院长乙引在武汉第二十四中学作科普报告他指出,中国每年因为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损失达一千亿元人民币,已严重危及中国农业丰产,此问题应引起政府部门重视

页码:1/2首页上页1;)2下页末页

农业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站长王衍亮介绍,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外来物种在我国呈现出更快的增长趋势,近10年新增入侵物种近50种,20余种危险性入侵物种接连在我国大面积爆发成灾。外来生物入侵范围也相当广泛,涉及农田、湿地、森林、河流、岛屿、城镇居民区等几乎所有生态系统。

….中国生态系统多样,因此大多数生物“入侵者”来了,都能找到合适栖息地,是遭受外来生物入侵最严重国家在中国辽阔大地上,几乎所有的生态系统,从森林、农业区、水域、湿地、草甸到城市居民区等,都受到外来生物破坏,其中水生生态系统尤为严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入夏以来,过度繁殖的水葫芦在全国多地爆发,伴随其中的是阻断航道、影响航运、造成水质污染,水葫芦会吸收水中的氮、磷、重金属等有害物质,腐烂后沉入水底,会造成水质二次污染,同时它还会使水中缺氧,造成大量水生动植物死亡,破坏本地生物多样性,影响航运是最主要的危害。

….乙引举例说,一九0一年,“水葫芦”(即凤眼莲)被作为观赏植物引入中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作为猪饲料推广之后,水葫芦在中国一发不可收拾,给中国很多地方的水域湖泊带来危机如武汉东湖水面上的水葫芦已泛滥成灾从今年六月开始,东湖管理人员每天派出六十多人,至九月份为止,已捞起一百多吨水葫芦,但打捞速度赶不上繁殖速度,这给东湖带来巨大经济损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