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领域资金在流转过程中,涉及到很多环节和人员,经手的人员多,容易滋生一个腐败的链条。因此,扶贫领域反腐应该抓住关键少数和重点人群,这就是基层干部。在开展扶贫领域反腐败工作的同时,也要堵塞扶贫领域的制度漏洞,确保每一笔扶贫资金都能到位,避免在流转过程中出现腐败问题。

中央纪委今年集中公布二十五起扶贫领域腐败典型案例专家认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开通扶贫领域问题曝光专区以来通报44起典型案例专家认为

  因故意刁难困难群众,江苏省徐州市村干部李兵昌被中央纪委公开曝光。近日,中央纪委公开曝光8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李兵昌正是典型案例之一。

中央未来三年加码扶贫领域反腐败

执纪监督旨在保障中央扶贫政策落地

  记者梳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现,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已经3次集中曝光25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总计通报76名党员及领导干部,其中,县直机关以上党员干部占比超过一半。

扶贫领域资金在流转过程中,涉及到很多环节和人员,经手的人员多,容易滋生一个腐败的链条。因此,扶贫领域反腐应该抓住关键少数和重点人群,这就是基层干部。在开展扶贫领域反腐败工作的同时,也要堵塞扶贫领域的制度漏洞,确保每一笔扶贫资金都能到位,避免在流转过程中出现腐败问题

因为在扶贫工作中失职失责,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扶贫办原主任程蕴昭,近日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点名通报。

  与此同时,中央纪委决定,从2018年到2020年持续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

□ 本报记者 陈磊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开通“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曝光专区”以来,已经分两次通报了44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总计58人被点名。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这传递出的强烈信号是,未来3年,中央将加码扶贫领域反腐败工作,严惩扶贫领域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问题和作风。

因故意刁难困难群众,江苏省徐州市村干部李兵昌被中央纪委公开曝光。近日,中央纪委公开曝光8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李兵昌正是典型案例之一。

这也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首次就扶贫领域问题开辟曝光专区,此前仅针对节日期间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群众身边的“四风”问题开通专区。

  76名党员干部因扶贫腐败被通报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现,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已经3次集中曝光25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总计通报76名党员及领导干部,其中,县直机关以上党员干部占比超过一半。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反腐败研究专家认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门开通扶贫领域问题曝光专区,显示了坚决打击扶贫领域腐败的坚定决心,也是在为中央扶贫政策的落地提供纪律保障。

  李兵昌是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庙镇李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刁难的是申请五保供养申请的该村村民董某。

与此同时,中央纪委决定,从2018年到2020年持续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

58人因扶贫问题被点名通报

  董某符合五保供养条件,多次向村委会提出五保供养申请。李兵昌以董某的弟弟生育二孩未缴纳社会抚养费为由,长达3年时间不予办理。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这传递出的强烈信号是,未来3年,中央将加码扶贫领域反腐败工作,严惩扶贫领域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问题和作风。

程蕴昭失职失责,原因之一是国家扶贫资金被冒领。

  此后,有关部门认定董某的弟弟不需缴纳社会抚养费,并责令李庄村启动董某五保受理程序。

76名党员干部因扶贫腐败被通报

2015年至2016年,巨鹿县观寨乡崔寨村在实施蔬菜大棚项目中以非贫困户冒充贫困户等方式,虚报冒领国家扶贫资金63.27万元,巨鹿县扶贫办明知虚报冒领行为,仍批准拨付资金。

  2016年12月,在村民代表会议对董某五保供养申请进行民主测评时,李兵昌误导群众代表,将董某五保申请故意曲解成低保申请,导致评议未通过。李兵昌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李兵昌是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庙镇李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刁难的是申请五保供养申请的该村村民董某。

2016年,县扶贫办挪用扶贫专项资金48万元,用于王虎寨乡寻虎村公路沿线仿古景观墙建设。

  近日,包括李兵昌在内,中央纪委公开曝光8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董某符合五保供养条件,多次向村委会提出五保供养申请。李兵昌以董某的弟弟生育二孩未缴纳社会抚养费为由,长达3年时间不予办理。

此外,县扶贫办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

  记者梳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现,这已经是中央纪委今年以来第三次公开曝光扶贫领域典型案例。

此后,有关部门认定董某的弟弟不需缴纳社会抚养费,并责令李庄村启动董某五保受理程序。

2017年11月,程蕴昭受到开除党籍、政务撤职处分,降为科员;主任科员葛之理受到政务撤职处分,降为科员。违纪资金正在追缴。

  今年3月,中央纪委按照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的部署,聚焦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公开曝光了8起典型案例。

2016年12月,在村民代表会议对董某五保供养申请进行民主测评时,李兵昌误导群众代表,将董某五保申请故意曲解成低保申请,导致评议未通过。李兵昌因此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曝光专区”集中通报20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程蕴昭正是其中第一起典型案例。

  今年8月,中央纪委还公开曝光9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正值中央纪委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闭幕之后。

近日,包括李兵昌在内,中央纪委公开曝光8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这也是中央纪委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以来第二次集中曝光典型案例。

  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注意到了通报时间这个细节,时间节点选择“很有意思”。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现,这已经是中央纪委今年以来第三次公开曝光扶贫领域典型案例。

2018年是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为集中曝光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典型案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开通“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曝光专区”,不定期通报典型案例,“曝光专区”开通时,还集中通报了24起典型案例。

  他告诉记者,每到重要节点集中通报典型案例,表明了中央的政治态度,那就是将扶贫攻坚提升到重大政治任务、政治使命的高度,中央纪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必须为扶贫目标的实现、扶贫资金的落实到位保驾护航。

今年3月,中央纪委按照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的部署,聚焦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公开曝光了8起典型案例。

例如,2016年12月,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信义镇马家沟村党支部原书记贺飞飞,在协助信义镇政府实施养殖扶贫项目过程中,虚报144只羊,骗取扶贫资金7.2万元用于个人支出。贺飞飞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12月底,中央纪委今年已经3次集中公布25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总计通报76名党员及领导干部。

今年8月,中央纪委还公开曝光9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正值中央纪委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闭幕之后。

2018年1月,贺飞飞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违纪资金已被追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