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作用

  国家环保总局和中国保监会近日联合发布了《关于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指导意见》,正式确立建立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的路线图。两部门将于今年对生产、经营、储存、运输、使用危险化学品企业,易发生污染事故的石油化工企业和危险废物处置企业,特别是近年来发生重大污染事故的企业和行业开展试点工作。这是继“绿色信贷”后推出的第二项环境经济政策。

  本报讯
日前,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在“绿色中国论坛”上强调,保险应该在环境经济政策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国家环保总局与保监会正在联合制定关于开展环境污染责任险的指导意见,在部分地区以强制险的方式进行试点。

 

  对此,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今日表示,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是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制度,它是企业就可能发生的环境事故风险在保险公司投保,由保险公司对污染受害者进行赔偿。企业避免了破产,政府又减轻了财政负担,这符合三方的共同利益。

  去年,国内发生的严重环境污染事故161起,大部分的经济赔偿由政府财政“埋单”,企业在治理和减少污染中没有发挥主导作用。建立完善的环境污染事故责任保险制度的呼声渐高。有专家指出,保险机制的引入,可以通过保险公司督促企业对现存的环境风险点进行排查,从根本上减少环境污染爆发的可能性,从而使环境污染经济损失风险得到有效的风险管理。

  □可避免污染事故企业被迫破产

  潘岳介绍,环保部门将会同保监会在“十一五”期间,初步建立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在重点行业和区域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试点示范工作,初步建立重点行业基于环境风险程度投保企业或设施目录以及污染损害赔偿标准。到2015年,基本完善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基本健全风险评估、损失评估、责任认定、事故处理、资金赔付等各项机制。

  今年4月,环保总局、保监会与人保、平安、大地、华泰等保险公司组成联合调研组,赴吉林、浙江省就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调研。据悉,中小企业和各家保险机构都对推行环境污染责任险的工作予以支持,但投保方式、理赔定损以及再保支持,成为环保险能否顺利面市的重要因素。

 

  在操作层面,环境污染责任险将按照以下四个步骤实施:一是确定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法律地位,在国家和各省市自治区环保法律法规中增加“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条款,条件成熟的时候还将出台“环境责任保险”专门法规。

  在投保方面,由于环境污染责任险对企业生产成本必然产生影响,不少企业建议以企业联合体为单位投保,或在不提高附加险限额、不提高保费的情况下将主险和附加险限额共用,以提高保障水平,并考虑按产品类别确定强制保险的范围及费率,实行浮动费率制度。

  □可使污染受害人及时得到补偿

  二是明确现阶段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承保标的以突发、意外事故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直接损失为主。

  另外,环境污染的损失评估难度较大、专业性强,如果由保险公司单方面确定,难以保障公平、中立,需要环保部门协助进行环境损失评估。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属于高风险领域,再保险尤其是国外保险机构的再保险支持将是环保险面临的最大挑战。

 

  三是环保部门、保险监管部门和保险机构三方面各司其职。

  据悉,目前已经在大部分省市以强制险形式推广的承运人责任险,涉及到环境污染保险。但在实际的事故理赔中,仍面临赔偿不足的问题,一般的承运人责任险保额20万元,而附加危险品清污费用责任险的限额在4万元到5万元之间,难以完全补偿污染事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可杜绝企业受益政府埋单现象

  四是环保部门与保险监管部门将建立环境事故勘查与责任认定机制、规范的理赔程序和信息公开制度。

  (田 明)

 

  潘岳最后强调,中国的现实一再说明,行政力量是不能单独解决环境问题的,建立一套完整成熟的环境经济政策体系迫在眉睫,环保总局正和各部委携手共同完成这一规划。

推行难点

 

  □单*企业自觉投保有相当难度

 

  □要作为强制险推行无法律依据

 

  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今天终于被扶上了“马”。

 

  由国家环保总局与保监会联合公开发布的《关于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的指导意见》今天和媒体见面。这一指导意见,清晰地描绘了我国将要推行的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路线图。

 

  “每出台一项新政策,并不意味着就会一帆风顺,反而可能遭遇更多的困难。但现实不容许我们等到问题解决后再开始行动,而是必须在行动中解决问题。”扶上马了总要送一程,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的这番“送行”话,让人们仿佛看到了这项制度前行路上的千难万险。

 

  环境案件难以胜诉 无保险制度是成因

 

  湖南省吉首市退休干部刘德胜状告吉首市农业机械管理局污染损害赔偿案,虽然有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三级检察院的抗诉,但最终还是没有避免败诉的结局(本报2007年11月13日曾作报道)。

 

  这个案件令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学教授王灿发至今不能释怀。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道出了败诉后面的隐情:由于没有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制度,作为政府部门的吉首市农机局根本赔不起,而赔不起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法院的判决。

 

  据他介绍,刘德胜案件中,其家属提出的赔偿额高达四十多万元。“如果刘德胜胜诉,那么,住在吉首市农机局宿舍院里的其余9位受害者都有可能到法院起诉农机局要求赔偿。一家要求40万元,9个家庭要赔偿多少?”王灿发说,吉首市农机局怎么赔得起?

 

  王灿发还是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主任,据他介绍,近10年来,他们这家民间环保组织接触过不下百件案子,其中,受困于污染企业无力赔付而不能胜诉的案件占了相当比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