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单位: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7年5月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6次会议、2017年7月4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6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该《解释》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

文  号:法释〔2017〕13号

最高人民法院

       
该《解释》分别对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入罪标准和“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传播性病罪“明知”的认定以及对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行为的处理等问题作出了规定。

发布日期:2017-7-21

最高人民检察院

     
 《解释》指出,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生效日期:2017-7-25

2017年7月21日

     
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7年5月8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16次会议、2017年7月4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6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

——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最高人民检察院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2017年7月21日

法释〔2017〕13号

——非法获利人民币一百万元以上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为依法惩治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结合司法工作实际,现就办理这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

第一条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组织卖淫者是否设置固定的卖淫场所、组织卖淫者人数多少、规模大小,不影响组织卖淫行为的认定。

       
《解释》明确,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法释〔2017〕13号

第二条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为依法惩治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犯罪活动,根据刑法有关规定,结合司法工作实际,现就办理这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一)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招募、运送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第一条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员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二)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招募、运送的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组织卖淫者是否设置固定的卖淫场所、组织卖淫者人数多少、规模大小,不影响组织卖淫行为的认定。

(三)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协助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协助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第二条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一百万元以上的;

——非法获利人民币五十万元以上的;

  (一)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五)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造成被招募、运送或者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二)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三)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第三条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但是,对被组织卖淫的人以外的其他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解释》指出,强迫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一百万元以上的;

第四条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卖淫人员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五)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在具有营业执照的会所、洗浴中心等经营场所担任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领取正常薪酬,且无前款所列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的,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三人以上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第五条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第三条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但是,对被组织卖淫的人以外的其他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一)招募、运送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第四条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不以组织卖淫罪的从犯论处。

(二)招募、运送的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在具有营业执照的会所、洗浴中心等经营场所担任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领取正常薪酬,且无前款所列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的,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三)协助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协助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

     
 据该《解释》,行为人既有组织卖淫犯罪行为,又有强迫卖淫犯罪行为,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组织、强迫卖淫“情节严重”论处:

  第五条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四)非法获利人民币五十万元以上的;

——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行为中具有本解释第二条、本条前款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之一的;

  (一)招募、运送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的;

(五)造成被招募、运送或者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卖淫人员累计达到本解释第二条第一、二项规定的组织卖淫“情节严重”人数标准的;

  (二)招募、运送的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

(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非法获利数额相加达到本解释第二条第四项规定的组织卖淫“情节严重”数额标准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