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日,《昆明日报》用4个整版公布了各部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同时详细刊登了职务分工情况。这一专号在市民中引起强烈反响,报纸很快被一抢而空。许多政协委员认为这是政府阳光政务的具体体现;但也有人认为,可能会带来些负面影响,特别是骚扰电话,会给正常工作带来麻烦。

  近日,四川眉山市《眉山日报》公布了两区四县的四套领导班子共152名官员的姓名、职务和手机号码,有网友表示这是在作秀。记者就类似情况,以西安为例进行了回访调查。

  中国青年报3月12日第7版讯 去年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崔永元提案,希望代表、委员有日常履职的行为和渠道。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随后跟进的民意调查也显示,91.2%的人希望全国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公布联系方式能成为制度化规定。今年的全国两会正在召开,公众对于代表委员公开联系方式的呼声与期待依然强烈。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和民意中国网,对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097人,进行的一项题为“你期待代表委员主动公开联系方式吗”的在线调查显示,65.3%的受访者明确表示,期待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能主动公开联系方式,其中37.0%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期待”。
  受访者中,40.2%的受访者居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20.9%的受访者居住在省会城市或其他一线城市,29.5%的受访者居住在二线城市,6.1%的受访者居住在小城镇,2.5%的受访者居住在农村。

2月16日的《昆明日报》用B01到B04版4个整版公布了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

  >>背景

54.5%的人表示若知道代表委员联系方式,会向他们反映问题

 

  公布手机号各地有先例

  公众对身边代表、委员联系方式的知晓程度如何?调查揭示,多达75.9%的受访者坦言,不知道自己工作、居住地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联系方式。
  在河南郑州管城区经营小本生意的赵先生,一直住在一个城中村里,那里治安不好、环境脏差,基础设施更不能和正规小区相比。最近,在电视上看到全国两会正在召开,赵先生琢磨着找一位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反映问题,希望政府能为城中村居民提供更多廉租房。但是,当他询问了一圈身边人后发现,别说全国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是省或市一级的委员与代表,大家也一个都不认识,更别说知道联系方式了。
  “人大代表代表公众,为什么却很难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呢?”对于这个问题,赵先生既感到惊讶,又充满疑惑。在他看来,代表、委员们既然选择了承担那份责任,就应该为老百姓负责,公开联系方式更是天经地义。
  调查中,65.3%的受访者明确表示,期待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能主动公开联系方式。54.5%的受访者表示,如果知道了代表、委员的联系方式,会向他们反映问题或提出建议。
  至于应该公开的联系方式类别,公众首选“电子邮箱”,排在第二位的是“手机”,第三位是“微博”。其他依次是:“固定电话”,“QQ、MSN等即时通讯工具”,“邮寄地址”等。
  今年2月,陕西知名律师段万金向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寄送了《关于公布陕西省人大代表联系方式和工作单位的建议函》,要求公布陕西省所有人大代表的手机联系方式、工作单位以及相关履历,至今未得到正式回复。段万金告诉记者,早在几年前,因为有事需要找人大代表却无法联系到,他曾在电话里向陕西省渭南市的人大常委会提出同样的建议,当时得到的答复是,这个建议特别好,会予以考虑。但最终还是没有结果。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根本政治制度,面对当前转型期的许多社会问题与矛盾,人大代表应该首先站出来替人民发出声音,使人大制度发挥更大作用。公开人大代表联系方式与工作单位虽然只是一项小举措,却能撬动大改革的杠杆。我不会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它也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推动。”
段万金说。

  本报讯
(记者张文凌)2月16日,《昆明日报》用4个整版公布了从市委书记、市长到5区、1市、8县及市直各部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同时详细刊登了各领导的职务分工情况。

  事实上,公布官员手机号在四川眉山早已不新鲜。据了解,这已是眉山市近十年来第四次在媒体上公布官员手机号。

55.3%的人表示代表、委员公开联系方式会增加自己对党和政府的信任

  这一专号成为当天开幕的政协昆明市第十一届三次会议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许多委员认为这是“政府阳光政务的具体体现”。但也有委员认为,这一做法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骚扰电话,会给机关或领导的正常工作带来一定麻烦。

  据资料显示,利用媒体平台公布官员手机号码的不只四川眉山,长沙、承德、南京、昆明、西安等地,都先后公布过各级官员的相关信息。这一举措在各地落实过程中都曾引发过热议,甚至还带来了不小的争议。

  虽然代表、委员公开联系方式没有大规模实行,但个别代表、委员却早已进行了有益的实践。
  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烟台大学教授王全杰,早在2003年前后就通过报纸、网络等多种渠道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与电子邮箱。他告诉记者,联系方式刚公布那会儿,向他反映问题的人之多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宁夏中宁县的中年妇女不知从哪里得知了他的地址,竟不远千里向他求助。最终,他也通过人大的相关渠道,帮助这位妇女解决了问题。
  “我在当全国人大代表时所提的议案中,近一半都源自于老百姓向我提的建议或反映的问题。”王全杰说,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不但没有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反而为提出高质量的议案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来源,为履职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通过与老百姓的沟通我发现,大家非常渴望与代表、委员进行无障碍的沟通与交流,而代表、委员们的履职也不能局限于开会时,更要延伸到会后的日常生活中。
  2012年2月,时任济南市政协委员的山东省礼仪庆典业商会会长李全德,和其他几位市政协委员一道,在《济南日报》上公布了自己的办公电话,以便市民提建议、反映问题。电话公布后,有许多市民向他反映问题,他也向有关部门做了沟通,许多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当记者问起为什么会公开联系方式时,李全德的回答很干脆:“政协委员是老百姓的代言人,老百姓连你都联系不上,你还怎么代言呢?”
  如今,李全德当选为山东省政协委员。他向记者表示,公布电话只是一个开始,往后,他还会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问题和公众当面交流,将其中具有共性的东西整理成提案,向省政协反映,以求在更大范围内为老百姓解决问题。
  代表委员主动公开联系方式的意义何在?调查中,排在首位的是“有利于反映老百姓的呼声”,其次是“使代表委员更加‘接地气’”,第三位是“增加老百姓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其他还有:“丰富了代表委员提案议案的来源”,“促使代表委员在两会之外发挥更大作用”,“使人大、政协制度更加落到实处”等。
  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家清,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而言,公开联系方式,畅通与老百姓沟通的渠道,既是他们应尽的义务,也是他们履行好代表、委员这份职责的前提。公开联系方式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升代表、委员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使他们更好地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参与社会问题的解决。而这一过程,也有助于人大在社会管理与社会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想要让代表、委员公开联系方式的做法大面积推开,首先,各级人大常委会应该提供足够的支持,不能有顾虑;其次,代表委员自身也应该多一些维护公共利益的责任感,要将代表、委员的职务视为对老百姓的责任而非个人的荣誉。具体而言,一些地方可以先行尝试立法,将代表、委员公开联系方式固定为一种制度,然后从点到面,最终在全国范围推开。”吴家清说。
  调查中,74.9%的受访者表示,期待国家出台制度,要求每个代表委员都向公众公布一个有效的联系方式。

  对此,政协委员吴庭根认为:“公布电话号码,不仅有利于老百姓直接反映问题,也有利于上级对下级工作的监督,这样做可能会使一些官员不舒服,但官员太舒服了,老百姓就不舒服,所以关键是看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

  2008年,《昆明日报》用4个版面公布了从市委书记、市长市直各部门党政官员的电话,并且在2009年和2011年,因领导班子换届、调任等原因两次更新官员电话号码。每次报纸刊登官员电话,都会无一例外地被市民抢购一空。

  “公布官员的办公电话,有利于促使政府更好地履行职责,自觉接受人民监督,使领导干部更有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政协委员刘淑雯说,“公布电话在某种程度上会给工作带来一定压力,但只要工作做到家,就不怕人骚扰。相信我们的老百姓都是善良的,如果你以真诚的心相待,他们也会还你同样的真诚。”

  河北承德市在2009年公布过14组官员电话号码,包括市委常委、副市长等领导干部。多数领导亲自接听市民打去的电话,遇到反映问题的市民,也会让工作人员及时记录并研究处理,获得不少好评。

  政协委员周海莲说,电话号码的公布只是政府工作作风转变的一小步。只能说明老百姓有地方找人了,但找到人后怎么办,政府还需要有一系列的具体措施。

  湖南长沙市曾用7个整版公布了全市100多个单位1108名领导干部的姓名、职务、办公地点、办公电话和手机号码等。但不少公布的电话常无人接听或无法拨叫。这让“公布官员手机号码”的效果适得其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