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从高等院校到社会就业,他青春飞扬,想要大干一场;

戒毒博士 致力科学戒毒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是家庭和社会不能承受之痛。

  26岁,从职场菜鸟到责任班长,他跌跌撞撞,懂得警服的分量;

一封奇怪的“求情信”让刚入行的戒毒民警王春光看到了毒品对个人及其家庭的危害,他决心去找寻真正能帮助吸毒者摆脱毒魔的方法。

打赢禁毒人民战争,司法行政部门承担着强制隔离戒毒管理、戒毒康复管理、指导支持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职能。自2008年禁毒法实施以来,司法行政部门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余人,通过科学规范化的教育戒治,帮助戒毒人员重塑“失控人生”。

  27岁,从零开始,从新出发,他豪情满怀,只愿不负最初的梦想。

从警10年,王春光研发科学评估工具、引入前沿矫治技术,从普通民警成长为受人瞩目的戒毒专家。他是北京市教育矫治局培养的第一位研究毒品成瘾神经机制和临床干预的博士,推动着科学戒毒技术的创新和发展。

毒品不仅侵蚀身体,也摧毁正常思维

  他,就是李子昂,来自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强戒所)五大队的一名民警。

■强戒人员打架 为何他却先去翻书

体重从48公斤,恢复到如今的58公斤。一年多来,这是李某在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最为直观的变化。

  理想vs现实

10年前的夏天,26岁的王春光从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专业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成为一名戒毒民警。

现年41岁的李某,原本是云南昆明小有名气的乐队成员。“为了寻求刺激,我尝试了第一口海洛因,以为吸食一次不会上瘾。”李某向记者讲述,10年来,断断续续被强制隔离戒毒好几次,却依然没有摆脱毒品的控制。

  2016年研究生毕业后,李子昂来到了这里,成为了强戒所的一名民警。走进这里,起初只是因为“制服情结”。李子昂告诉记者,父亲在老家的法院工作,从小与法律的接触以及对父亲的崇拜,让他有了司法梦。

王春光所管的班里有一名吸毒人员张某,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平日里总端着一副谁也别来招我的架势。有一次,张某和其他强戒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如果是以前,也就是批评惩罚,做做教育工作,顶多是以后留心关注多加防范就完了,但年轻的王春光却先是去翻书。

“人越来越瘦,精神也很颓废。状态最差的时候,甚至想结束自己。”一旦吸食毒品,人体机能受到严重的、甚至难以救治的损伤,李某也不例外。

  作为首都司法行政系统第一家强戒所,天堂河承担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戒治工作。依据每位强戒人员的基本信息和性格特点,划分为不同班级,由一名民警担任班主任,从学习、锻炼到饮食起居,事无巨细都由班主任负责。

通过查资料他发现,长期吸毒之后,毒品会使大脑负责管控冲动和进行愤怒调控的脑区受损,导致人的冲动性变强,自我管控能力变差。王春光说:“比如晚高峰挤公交车,有人用胳膊肘碰了你一下,正常人在理性脑作用下,会先判断一下对方是无心还是故意,然后再作回应。但部分吸毒人员通常会在本能脑控制下,下意识地直接反击。”

毒品侵蚀的不仅是人的身体,也会摧毁人的正常思维。“刚开始还能工作,通过演唱跑场挣到钱。后来跟家里人说谎要钱,欺骗伤害的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李某说,吸食毒品的时候只想自己,变得很自私,时间一长,相信自己的人越来越少,家庭也支离破碎。“因为吸毒,妻子离开了自己;外婆80多岁了,我跟她最亲,本来我应该照顾她的,现在也只能通过亲情电话来安慰她了。”

  工作半年多以后,李子昂开始担任班主任的角色。在他的班里共有12人,年龄最大的42岁,最小的28岁,有第一次踏入强戒所的“新人”,也有多次复吸进进出出的“老人”。

找到了“病根儿”,王春光找到张某,把自己查到的文献结果告诉他,从生理角度给他解释,他当时为什么做出这种行为。张某从没想过,自己的冲动竟然是吸毒所致。

“出戒毒所之后,我想到外地去工作,换个环境倒逼自己脱离毒品。”
经过在戒毒所的积极戒治和康复,李某也逐渐找回了自信,表示要重新找回自己。

  然而,给班上强戒人员上的第一堂课,就让李子昂的心从热情似火的夏天跌落到寒冷刺骨的冬天。

随后,王春光对症开出“处方”,教给张某情绪管理的技巧,进行科学的脑功能恢复性训练。后来,张某可以很好地管理自己的情绪,再没有发生过激行为。

相比于成年人,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往往出于无知和好奇,恶果让人格外痛心。两年前,16岁的小潘就是在同伴的诱使下吸食了毒品。“说是‘头痛粉’,吸完好睡觉。”小潘告诉记者,当时在KTV和朋友玩,由于年龄小,“朋友说什么都很相信”。

  “专门花心思准备的课程他们一点也不感兴趣,让做个活动也不积极配合,都知道我年纪小,不愿意听我的。”实在没辙的李子昂最终还是让同事来“救场”。沮丧、难过、压力大、没信心,短短的一堂课,让那个平日里阳光灿烂爱笑的大男孩耷拉了脑袋。

王春光一直记得上学时老师说的一句话,研究什么事都要去找它的“道”,“道”是一切事物的规则和原理。抓住了“道”,就能选择合适的方法。践行着老师的教诲,凡事循道而为,让王春光在管班带队的最基础岗位上,就已经显示出了与众不同。

“未成年戒毒人员,一般涉毒时间不会太长。由于行为认知的缺乏,未成年人本身并不十分清楚吸毒意味着什么,再加上同伴的诱使,就会沾染上毒品。”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龙海介绍,“能减肥”“可以醒酒”“吃了心情会变好”等等,通常是未成年人被蛊惑的常见理由。

  “刚开始会觉得是他们不配合我,后来想明白了,还是自己准备不充分,没有找到与他们相处的正确方式。如果我把事情掰开了、揉碎了好好说,可能一次两次不听,但是时间长了会有感触,只要一个人有变化,就能带动其他人。”

工作第二年,王春光就夺得全局戒毒类班组考核第一名,获得了局“优秀班组”称号。

戒毒有严格的执法要求,保障戒治科学规范

  李子昂暗下决心,一定要当好班长。找传记、找音乐、找电影,甩开书本的大道理,从毒品和人性相关的故事入手,把枯燥的理论授课变为生动易懂的课堂聊天;观察每位强戒人员的情绪变化主动开导,甚至衣服上不起眼的破洞都亲自缝补……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研发评估量表 测试戒毒者“中毒”程度

为了防止毒品的流入,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人员有着严格的安检核查规范要求。初次进入戒毒所,许多人马上会想象出一幅戒毒人员毒瘾发作时痛苦不堪、撕心裂肺的画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